你的位置:首页 > 市场 > 正文

被动元件这波缺货是结构改变估计要到2019年

发布时间:2018-03-13 来源:电子发烧友网 责任编辑:wenwei

【导读】被动元件大厂国巨(2327)日前召开7年来的首次法说会,由董事长陈泰铭亲自上阵主持,他表示,被动元件2017年出现的缺货潮和历史上的经验很不同,过去是杀手级产品所带动,这波却是结构改变,包括智能手机需使用大量的颗数,车用电子、物联网、甚至未来的自驾车、5G、AI等,还会使需求延续,目前被动元件缺口在25~30%,设备订单交期却要14~18个月,所以可以说,产业前景到2019年都乐观。
 
被动元件从2017年4月开始掀起第一波涨势,从积层陶瓷电容(MLCC)开始连翻涨价后,2018年涨势延烧到芯片电阻,整体被动元件类股的股价也一飞冲天,而法人在国巨法说会上,也关注价格涨势是否延续、厂商同业的扩产情形,以及公司对产业未来看法,对此,陈泰铭也亲自上阵说明。
 
陈泰铭表示,被动元件史上有两波需求急升经验,分别为1988和2000年,当时因为终端有杀手级产品,而2017年和2000年很不一样,不是杀手级产品需求,而是结构改变。
 
被动元件这波缺货是结构改变估计要到2019年
 
他进一步说明,手机市场销售成长仅5~10%,但因功能提升,带动被动元件需求大增,举苹果iPhone为例,iPohone 7使用被动元件420颗/支,iPhone 8和iPhone X则增加到600~620颗;再来就是汽车,汽车零组件朝电子化方向发展,被动元件的需求增加了5倍,相关产品价格又是消费电子的2、3倍,所以大家把产能移往供应车用、工业需求后,就不想再供应低毛利率的大宗产品,相对产能扩充也比较有秩序,而紧接着5G会应用到更多的被动元件,所以这波需求强度会持蛮久的,乐观看到2019年。
 
至于接下来的资本支出和扩产计划,陈泰铭则说,被动元件是资本非常密集的产业,公司在2016年就看到需求大于产出,当年针对高阶产品陆续扩充30~40%,因此从2016年以来,公司的资本支出已达到120亿元,已超过过去5年的水准。
 
而资本支出会聚焦在高阶、高单价、高毛利率产品,新产能以应用在高阶、汽车、IOT、AI、5G、电源管理、智能电表等领域为主;他并表示,现在设备商的交期从过去的6~9个月,拉长至14~18个月。
 
至于外界关注的BB值,陈泰铭指出,过去被动元件的BB值为1.1,目前则有2~3,且安全库存从90天,降至30天以下,缺口仍有25~30%。
 
法人也关注,日商退出大宗市场以及陆厂渐崛起,对国巨的影响。陈泰铭说明,很多日商把产能转到高阶,退出一般大宗品市场,造成MLCC供应紧俏,但国巨会以服务客户为主,不会退出一般市场,但接下来的扩产,仍以高阶商品为主。
 
至于陆厂则多生产一般品,不只层次低,在市场也没有大量被认证使用,他们的产量基期也比较低,目前大陆MLCC厂产能占比不过8%,就算扩产30%,也不过增加2.4%,对纾解缺口也没有帮助。
 
陈泰铭说,国巨深耕被动元件市场多年,芯片电阻已是全球第一、MLCC世界第三,陆厂要达到此竞争门槛蛮辛苦的,陆厂最容易与国巨竞争的区域是大中华区,但取代效果不大,海外市场更没有机会,他预期,陆厂和国巨,在这波被动元件结构调整后,竞争距离会拉得更大。
 
另外,与日商的差异性,陈泰铭则说,国巨的芯片电阻不论是小型化、高信赖性都全部涵盖了,属高技术性的整合开发,且薄膜、厚膜、高精密产品非常齐备,可说是世界翘楚;而MLCC的产品线覆盖率也有达到90%。
 
产能部分,国巨2016年芯片电阻产能为740~750亿颗/月,2017年900亿颗/月,2018年9月会看到1200颗/月;MLCC则2017年第1季为320亿颗/月,2017年底已扩大至400亿颗/月,2018年9月或10月会到500亿颗/月。
 
由于国巨减资后,2017年盈余所配发股利部分含有股票股利,因此,法人也询问公司对未来的盈余分配政策及资本规模看法,对此,陈泰铭则说,国巨的股利政策长期希望是稳定,但也会针酌公司成长的状况。而2017年度盈余配发15元现金、2元的股票股利,是考量配股有助增加流动性,且公司营收、获利都在成长,适度的配股可以吸引更多投资人参与公司的营运成果。他强调, 2018、2019年的营收、获利,前景都是审慎乐观的,将会审慎评估最好的资本结构,做出最适规划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推荐阅读:



晶圆厂设备支出将连续四年显著增长

浅析锂离子电池电解液的发展趋势

国内晶圆代工厂商新产能开出 恐推升硅晶圆价格涨幅

哪些政策和提案将影响智能家居的发展?
 
 
 
特别推荐
技术文章更多>>
技术白皮书下载更多>>
热门搜索

关闭

关闭